可爱万

彼苍:

逛B站看到这个MV,忍不住强推!!!


【百万cp】我好像在哪遇见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669500




这个MV太带感了,看了那么多百万的视频,只有这个MV是把他们的曾经也剪了进来,不是一点点的的用心。




影像的力量很强大,呈现出来的东西更加直观也更加真实,会直接感染到人。




于是你看得到那个在西安墙头的霓虹灯里举办生日party的小白,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笑容。也看得到同一条时间线同一个时间点上,行走在哈尔滨街头寒夜里的万万,焦躁而孤独。




那些他们不曾参与的过去,造就了他们。


而他们终于有了宿命的相遇。


他的热与光来到了他的身边,同样,他的张扬和沉寂也烙到了他的心底。


他们沿着过去的轨迹行走,却在遇到对方后,生命都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笑容变得更快乐,安静的时刻也充斥着幸福。


生命中从来也没想象过会出现这样的人,而当他出现时,你会发现,好像一早就给他留好了位置,只等着这样一个人出现。你甚至想不起来遇到他之前的人生是怎样的,那些过去都褪了色,只有当下才是真实。




每时每刻。




不过lo主选择了一首悲情BGM,所以整首MV的基调如果我没理解错更接近万万的单恋。小白照亮了他的生命但他不敢说出自己的喜欢。不过结局可以看成是开放式的。美丽的故事来得一点儿也不晚啊!他俩都还是单身狗而且才二十啷当岁!大把时间好谈恋爱的!!此外,MV后半段节奏也比前半段要稍微乱一点,但是前半段的创意是特别带感的,简直像电影一样。




===


这样的MV作者B站只有这一个投稿,或许是个小号?无论如何,这位太太如果您也在lofter请出现啊啊啊!!!!!有好多话想对您说!!!!t

奕:

老万是个死傲娇,贝贝不止一次让他去红花会,他不去。为啥不去,没由头←_←

早就想让他来,刚好办干一票,就让他来比赛,于是顺理成章入了会。←_←

老万对加入红花会是很骄傲的,因为不是主动申请加入的,是红花会邀请的我啊←_←

如何让一个别扭傲娇男心甘情愿地听你话,给了台阶又不伤他的小自尊,老贝这波操作我给满分(๑˙ー˙๑)

图二虎扑直男对贝贝评价,说老万那句真笑死我了

万总11年歌词)——( 皮下已疯,为什么你要发在贴吧 )

奕:

《虚伪下的人性》
链接已经失效,看看词儿,有的段子BATTLE用过。
词Lyricist:Pg1
和声&和声编写Background Voice:Pg1
制作Producer:Boss Pg1
演唱:Pg1
听我这首歌,先要绷紧你的神经
歌词里的内容能够帮你驱魔治病
七嘴八舌就是你走火入魔的原因 
让我来帮你把臭毛病治理干净
面对我的时候你总是面带微笑
背着我的时候你总是骂我傻屌
摇来摇去***就像旁头草
但是你好像脑子少一根筋不知道往哪倒
曾经认识你的时候感觉你还不错
现在我老琢磨哪天把你腿掘折
跟我吹嘘多钱多钱都在你的存折
隔日跟我借钱我真想给你脸上一射
哦,没错。没错,你家很有money
很多MM见到你都管叫你honey。
记得你爸要给你买兰博基尼。
怎么现在连烟都抽不上,you ---- mother ****ing
有一些好朋友他们总是嫉妒我
说我长得为什么会比他们火,
本身长的就龌龊 还要拿我比较
比完之后是否感觉自己无可救药
没有关系,哥哥我可以带你整容
然后再找个经纪人将你捧红
总在吹嘘你的马子长的美丽
我怎么越看你越像来自侏罗纪
一群乌合之众赶紧给我滚蛋
别在我的面前他妈来回瞎转
背后说我坏话好像能捡到金砖
让我抓个现行他妈砸了你的饭碗
说谁呢 骂谁 就不提你的名了
大家都知道你是跟着我的姓呢
做儿子的不孝, 做父亲的不能不负责任
再对老子指指点点他妈给你一顿电棍
受够了 这座肮脏的城市
看透了 那些所谓虚伪的事实
那些胡言乱语已经让我失去控制
别对我解释到那时候我会无法制止
有一些人他们喜欢聚在一起
觉得自己好像是一种另类团体
吃喝嫖赌毒没有一样他们不会
听说他们来自叫做黑社会的单位
无聊的时候喜欢搞搞断背
几个女同性恋搞在一起吹
抽几口 滋几道 就在一起飞
OMG,这种玩法太前卫我根本学不会
说唱 我会继续坚持这条路
这首歌也说明了我的态度。
不管是谁也不可能将我束缚
XX 这个名字你们他妈给我记住!


老万在帖子里说E.SOUL BOSS是他师傅,真假不知。最开始是AKA孤人,后来AKA猎豹,现在就是众所周知的。


另万万真腥风血雨人设不崩,他早年真是每一个举动都会被喷,DISS应该已经融入了吧友的血液里,看他跟别人在帖子里吵架也挺有意思,他也不骂脏,就是单纯跟别人硬吵,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自由》一发完 甜 人工智能

Cyan Cloud:

最走心的一篇,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用心读完。


人工智能向,是入坑以来就一直想写的一个题材。


ps 主线百万 支线壳贝




《自由》








1.




白曜隆终于努力保持了连续三年业绩稳居第一,并不是为了虚荣,而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奖励。




据说,如果三年连续业绩第一,就有机会去和公司总裁共度一个假期。




这听起来不像是什么能鼓舞人心的筹码,但却引领着全世界100多个分公司的人前赴后继。






公司名字叫做KB,据说是总裁和爱人名字的缩写。




而老总的爱人,是个机器人。






是的,白曜隆所处的公司,是专门研究人工智能和仿生学的。




所有的员工对于总裁都从未谋面,只是风言风语中听说是个绝顶聪明又思虑极重的人。完美主义者。




共度假期当然只是个幌子。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如果达到了那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业绩标准,迎接他们的狂欢则远远不止一个假期这么简单。










2.




不需要过多收拾行李,只需整理好有些激动到彷徨的心情。






是一座别墅,嵌在一片雨林当中。






白曜隆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目送载自己过来的直升机消失在地平线,整理好自己的西装。




虽然听说老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怪人,西装可能未免有些过于正式,但第一次见面还是不要装的过于自来熟比较好。在鱼龙混杂的公司混迹多年,对于白曜隆来说,这点道理,自然无需再提。






通向别墅的路被一条小溪拦住,白曜隆正懊恼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身边几米远有一台不起眼的机器,上面有两个按钮,上面分别用干胶布贴着:heat up, cool down




顿时觉得很奇怪,待弯下腰仔细一看发现那条所谓的小溪只不过是大量热熔胶的堆积,白曜隆不禁扶额。心想这老总恐怕要不然是聪明过头亦或是幼稚透顶。








经过诸如此类一系列“游戏”之后,白曜隆终于顺利把前天刚刚从EMS包裹中拿到,印有自己代码的磁卡贴在了大门前的识别器上。




担心再出什么幺蛾子,白曜隆推了推眼镜,绷紧了小腿肌肉,随时准备弹射起步。




“识别成功,欢迎您回家” 是个男声




不同于其他人工智能充满着金属质感的声音,这四个字的发音则好听的要紧。仿佛带着魔力,柔软如溪水一般涓涓流入白曜隆的心。






想认识这个人






紧盯着逐渐展开的门缝,白曜隆不愿意错过一分一毫即将展现在眼前的辉煌。












3. 




希望却落空了。




本以为进门将是一片高科技人工智能的天堂,却没想到迎接他的只有一排应声亮起的声控灯。






“有人…唔!!”






还没等白曜隆彬彬有礼问出“有人吗”这三个字,一个人影突然从门后面蹿了出来扑到了他的身上。




来人像蛇一样缠在他身上,胳膊自然的环住他的脖颈,双腿紧紧缠住了他的腰。




白曜隆也是练过的,拼尽全力反抗了几下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双手想要扣住那人的大腿,却只触到了一片冰凉。






随后嘴便贴上了两瓣温热的唇。机器的唇。




而且,是个男人








“好想你啊,你终于回来了”




挂在身上的人,或者说,机器,把头埋在白曜隆的颈窝,柔软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




和刚才门禁提示的声音不同,这声音里裹着与生俱来的慵懒,和让人头皮发麻的性感。






白曜隆刚想爆粗说你他妈什么东西快下去,抬眼就看见另一个冲向自己的男人。






“李京泽你给我下来” 






来人像自己一样剃了个板寸,还戴着一副眼镜,却一点都不显斯文。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晃的白曜隆眼睛生疼。




身上挂着的男人听到这句话仿佛全身都脱了力,从自己身上滑了下去,顺势依在了刚来那人的身上,互相迫不及待的交换着唾液。




白曜隆感觉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智商和脑容量在此刻都突破了极值。




也不顾新买的西装被刚才那个男人蹭的狼狈得不成样子,白曜隆只是呆呆的望着面前正在忘情拥吻的两个人。






吻毕,面前的男人抹了一把嘴,正眼看了白曜隆第一眼。




他身边挂着的那个人,或是机器,仿佛忘记了白曜隆的存在,只是趴在男人身上,在男人光裸的后颈蜻蜓点水般讨好的吻着。




“白曜隆?”




“是”




“挺好,三年业绩第一”




男人转了个身,再次吻了吻身边那个只有面部皮肤而四肢和躯干被金属光泽覆盖的机器人,摆了摆手,示意白曜隆跟上。




“谢谢”












4. 




白曜隆心中乱如麻线,毕竟刚才一幕幕太过震惊,哪里还有时间去欣赏别墅内部的装潢






在茶几边落座。






“如你所见,这是我家,我是你的Boss,刘嘉裕”




“十分荣幸能接受您的邀请”




“他叫李京泽,你可以称他为贝贝,我的情人”




“您的…情人?”




如果强调是情人的话,那应该还会有一位爱人才对。




“对,因为他被设计的不足够充分,他不懂得七情六欲,没有感情。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目前为止就也只是一个泄欲和满足自己的工具。”




白曜隆心底莫名升起来一丝惋惜,担心那名为李京泽的机器听了这话会不会觉得难过,却看到他柔软的靠在刘嘉裕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幸福。




“你也看到了吧,他没有情绪。”




内心戏被看破让白曜隆感觉有些尴尬,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




“但我觉得他刚才的表现代表他很爱你,甚至是迷恋”




白曜隆脑海中禁不住浮现了刚才两人在自己面前忘我拥吻的场面,这是爱得多深才会不顾及旁人的眼光?


然而却立刻被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惊到。自己竟然顺其自然的就把李京泽看做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大概是面容过于生动的缘故吧,白曜隆如此为自己开脱。




“这只是个程序罢了,很简单,我设置他的声音接纳系统只要识别到了我的声音,就会调动面部控制器让他展现这样的表情。”




刘嘉裕声音平淡的像是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




“要不然,他怎么会在你开门的时候直接把你当做我而亲上了你的嘴?”


“都是程序。”






白曜隆一时语塞。












“李京泽是我十几年前的恋人,不是机器。” 




刘嘉裕倒掉杯中残余的茶渣,起身向客厅内部走去,白曜隆敢不敢怠慢,亦步亦趋的跟着。




“他出事儿了,人没了。当时,我差点儿没疯,一天不止三包烟,想过死”




刘嘉裕把白曜隆引到了一个类似实验室的屋子,拍了拍身边贝贝的屁股说,宝贝儿你去屋里床上等我。




“我想我不能失去他,他如果没了,我就再造一个出来。所以我还不能死。”




展示在白曜隆眼前的是在玻璃柜中几百号被分类标号的失败试验品。




“我用了十年,做出了他” 刘嘉裕抬眼看向了贝贝刚才离开的方向




眼神中带着转瞬即逝的浓烈爱意




“但其实也算个失败品,因为他没有情绪,我能感受到我爱他,但是他感受不到。而他能带给我的,只有系统设置的迷恋,而不是爱。”






白曜隆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懂了,但又总觉得眼前蒙着一片拨不开的迷雾。




迷雾的尽头是什么,他看不清。






“而我最终的目标,也是需要你们和我一同去努力的,就是创造出一个带有主观情绪反馈的,完美的人工智能系统。”




突然变官方的语调,硬生生把白曜隆从臆想中扯了出来。




“好的,一定”












5. 




几天过去了,除了第一天带着他参观了一圈别墅的内景,白曜隆和刘嘉裕便几乎没了交集。




好奇是人类的本能




在被允许可以随意进入别墅内除了刘嘉裕私人卧室之外的任何一个区域后,白曜隆几乎进出研究了每一个房间。




然而在探索到别墅最内部时,白曜隆的磁卡第一次失了效。








那是一个完全由玻璃作为格挡的房间,在白曜隆第一次走到门前时,里面只摆了一把椅子。




白曜隆觉得这个房间一定不只是有那个一把椅子这么简单,于是便靠在玻璃墙上候着。






他看见了一个男人。






和贝贝一样,只有头部被皮肤和毛发覆盖,身体其他的部分都还是金属与线圈的连接。




但只有头部就够了,白曜隆想。




因为他的眼睛,实在是太美了。




白曜隆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自己词语的匮乏,明明美到擒人心魄的双目,自己却思前想后只想起了“空洞”一词去形容。




因为空洞,所以仿佛让人觉得它一定能承的下太多的情绪




仿佛失焦的目光和微微下撇的嘴角让白曜隆一瞬间想把他塑造成自己的所有品。




让他永远只对自己笑,让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就会像是贝贝对刘嘉裕一样表现出露骨的迷恋。




让他爱上我。






白曜隆被自己吓到了,抚在冰凉玻璃上的指尖开始颤抖。




我想让他爱上我,真的吗




仿佛是在质疑刚才自己荒谬的想法,白曜隆闭眼定了定神又再次望向了那已经在椅子上落座的机器。




四目相对。






依旧是空洞的双眼,却让白曜隆沦陷。




他极想打破这层玻璃,冲进去紧紧拥抱住那幅冰冷的身体,在他的眼中灌入一种名为爱的情绪。














6.




在他连续第三天站在那个玻璃房前一整天时,刘嘉裕说想与他共进晚餐。








餐桌上






——你看到了?




白曜隆没想到刘嘉裕会这么开门见山




——嗯,看到了




他只能承认




——你喜欢他么?一点点喜欢之类的?




刘嘉裕换了个姿势,把身边的贝贝搂的更紧了些




——我…很喜欢他,等等,贝贝他...




白曜隆发现贝贝除去衣服以外光裸的地方不再是金属而变成了皮肤。




—— 先不说他,先说你。你喜欢他到什么程度




—— 我想,更多地了解他




白曜隆并不想说他希望那个人可以爱上他,这对于他来说,算是个秘密。






—— 仅此而已?




—— 仅此而已。






—— 那你跟我来










7.




刘嘉裕打开了那个望眼欲穿的玻璃房间,白曜隆感觉自己的心跳再次卷走了四肢百骸的血液,手脚冰凉。




他再次看见了那个端坐在空旷房间中椅子上的人。




他已经潜意识里把他当作人,而不是机器。






那人听到响声,目光在刘嘉裕和白曜隆之间移动着。




白曜隆突然一阵紧张,他怕这个人也会像贝贝一样,听到刘嘉裕的声音或者看到他的人之后,就会突然变了样。他不敢去想象亲吻,因为甚至连拥抱都会让他感到妒火中烧。




白曜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 白曜隆,你不是说想要了解他吗




—— 是的








—— 那我给你一个任务,一周之内,让他爱上你。










白曜隆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然而对面刘嘉裕波澜不惊的眼神告诉他这是事实。


心中先是一阵狂喜,又是一瞬间的失落。




他猜到了刘嘉裕的目的。






刘嘉裕建立这个人工智能公司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个李京泽。他已经成功做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形态和声线,然而却唯独没有主动的情感反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然而情感永远是完整人格的画龙点睛之笔,没有情感的话,就算是活人也会被当作是机器。由代码组成的物体,无论你再爱,也是会倦的。




刘嘉裕需要升级李京泽内部的系统,然而一点差错可能就会让他前功尽弃。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替代品——王昊。




而现在,他需要一个人配合他完成这个实验,他需要一个人和王昊相爱,或是让王昊单方面爱上那个人。




如果成功,他便会立刻将这个软件植入李京泽现有的系统。




如果失败,那就销毁,再做一个。






而白曜隆,连续三年业绩第一的佼佼者,成了那个要配合刘嘉裕完成这个实验的人。








想到这儿,白曜隆突然觉得有些可悲。却说不清楚可悲的是自己,还是身为替代品的王昊。


亦或是两者都是。






他低头笑了笑,说








—— 好,我尽量。












8.




清晨




白曜隆像往常一样站在玻璃房的门口,等待着王昊的出现。




别墅内部流通着雨林的空气,昨夜刚下过雨,微凉。




直到王昊出现在了房间内,白曜隆才觉得身上有一些回温。


他伸出手弯曲了手指轻轻敲了敲玻璃墙面




满意的看着王昊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




—— 我能进去吗




白曜隆用口型说着




屋内的人微乎其微的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门






白曜隆感觉这几天从未如此雀跃过。






盘腿坐在地上,微微仰头看着坐在椅子上人。






—— 你叫什么名字




——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是一样的声音,和刚刚进门时那个男声一模一样的声音。




就像是自己最爱的零件被完整无损的拼在了已经很完美的成品上,白曜隆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幸福。






——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对面的人明显有些困惑,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开了口




—— 王昊




—— 这个名字对于你来说太普通了,以后,你叫PgOne,好么




又是一阵沉默




—— 为什么?




—— 因为是我给你起的




王昊偏头看了看白曜隆,仿佛是在思考。








—— 好,就叫PgOne










—— 那万万你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呢?




—— 万万是谁




—— 是我给你起的外号,或者说,爱称。




白曜隆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昊,迷恋着他每一个微动作。偏头,眨眼,和往袖口里缩的手,一切都可爱得过分。




—— 为什么要有名字,外号,和爱称?




—— 名字是你的代码,是你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标识。外号,则是你拥有友谊的时候才会得到的东西,而爱称,是因为有人爱你。




—— 谁是我的朋友?刘嘉裕吗?谁又在爱我?




王昊显然对白曜隆给他解释的新知识有着很强的兴趣,双手托住下颌,整个身子弯下来匐在腿上。




白曜隆看着这张突然变得近在咫尺的脸,拼命忍着,没有吻上去。






—— 我是你的朋友,我,也许也在爱你。




—— 为什么是也许?我的资料库告诉我“也许”这个词带有不确定的意思,所以,你到底爱不爱我?






白曜隆一惊,反复琢磨了王昊严重的情绪才堪堪确定对面的人并不是想故意开他玩笑






—— 我...爱你




白曜隆怎么都想不到,他到底有没有真的爱上王昊的这个问题,是王昊“逼着他”答出来的。






—— 既然我说了这么多,那你也说说关于你的吧。




—— 关于我的什么?




白曜隆渐渐习惯了王昊每一句话都几乎是问句的方式,毕竟他还在从对话中获取资料和信息的过程中。




—— 关于... 比如说,你渴望什么,或者,你爱什么。




—— 你为什么对于爱这个字这么感兴趣?




—— 因为我爱你。




白曜隆满意的看着王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于是准备用“因为我爱你”这五个字回答一切王昊提出来的,然而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 我,爱自由,也渴望自由。




王昊说出了一个白曜隆从未想过的答案。




—— 自由?为什么是自由?




——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这个玻璃房子,很无聊。




在说到“外面的世界”这五个字的时候,白曜隆清楚地看到王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光。而他在对王昊说“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时候,这道光都没有出现过。




—— 那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不由分说的拉起白曜隆毫无温度却格外柔软的手,快步走到了门前。








—— 你要杀死我吗?








——什么??




白曜隆一条腿已经跨到了门外




—— 如果我出去


王昊用没有被白曜隆攥着的手指了指脖颈动脉处的一个小红点


—— 这里就会爆开。






白曜隆吓出了一身冷汗,转身紧紧抱住了王昊没有体温的身体。




—— 不行,你不能死。




声音都在颤抖






——我不会死的,只是会报废几个星期。刘嘉裕会修好我。




—— 你不许再提他的名字!






白曜隆把头埋在王昊的颈窝里,又听到了刘嘉裕三个字,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愤怒梗在胸口。






为什么,王昊是刘嘉裕做的,为什么刘嘉裕设计出了他这么美的眼睛,为什么他如果受了伤也是刘嘉裕来治。






不过还好,他发现了自己情绪的失控,于是瞬间调整好。




抬起头,仍是灿烂的笑脸。




—— 好,那不提了




并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直接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这让白曜隆在心情低落后不禁又是一阵惊喜






一天的时间太短,月光散在王昊身上,笼上了一层微光。






——你需要休息了,白曜隆




王昊自带程序中的时间管理系统告诉他要准备休息了




——你可以叫我小白的






——好,那你需要休息了,小白






—— 可以跟我说晚安吗




—— 为什么要说晚安?






—— 因为我爱你






——好,那晚安,小白




—— 晚安,万万。












9. 




此后,白曜隆每天都会问王昊爱的是谁或者是什么。




虽然也保留一丝希翼想听到王昊念出自己的名字,但每次都是不变的两个字 




“自由”












10.




第五天了,他和王昊之间的沟通越来越顺畅,王昊系统设定超强的学习能力让他已经几乎具备了一个成年人的思维广度和速度。




—— 万万你为什么这么想去外面看看




—— 我不都跟你说过好几遍了吗,因为我就是想!




—— 好好好,你就是想




白曜隆笑得一脸宠溺,抬起手摸了一把王昊柔软的头发。






—— 我想带你到外面去




白曜隆惊讶地发现王昊竟然还学会了翻白眼这项技能




—— 你是不是傻?我不早就说过,如果我踏出这个房间一步,我就会报废。虽然刘嘉...




—— 王昊!




—— 哈哈哈哈哈




白曜隆气结,王昊学习了不少交流技巧和知识之后,变得越来越一肚子坏水儿。






—— 为什么你出去会被发现?这个房间有什么特殊的么






白曜隆还是想带王昊出去,带他去见他最爱的自由。




如果他拥有了自由,可能下一个最爱的,便是我了吧。






—— 这个房间有不下10个针孔摄像头,门口还有红外线,能出去就怪了




—— 一定会有办法的万万




—— 是有办法啊,


王昊凑近他的耳朵吹着气小声地说


—— 你把电断了,就好了














11.




刘嘉裕说要找白曜隆谈谈。




白曜隆以为是自己想要秘密帮助王昊出逃的计划被发现了,结果没想到刘嘉裕要找他说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怎么样,过程”




刘嘉裕把白曜隆直接叫到了自己的卧室,白曜隆一进去就看见了躺在床上半裸的刘嘉裕,和趴在他腿间埋头苦干的贝贝。




白曜隆咂咂嘴,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真他妈牛逼。






“还挺愉快的,挺好的,他很可爱”




听到这儿,刘嘉裕挑了挑眉,伸手胡噜了几下贝贝的头表示奖励。






“我听你对他说你爱他”




白曜隆想到自己和王昊的对话都被那几个针孔摄像头录了下来传到了刘嘉裕那里,不禁有些愠怒。






“是”






“手段挺高明啊,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刘嘉裕拍了拍贝贝的脸颊,示意他把头抬起来与自己接吻。






“不是手段,我是真的,爱他”




白曜隆不准备隐瞒了






“你他妈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刘嘉裕霍的一下子坐起来,吓的身边的贝贝一愣






“我知道,我也知道不该,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结果了。”






“你知道王昊也有可能像贝贝一样是个失败品吗,他可以被重塑,但是你呢?你能吗?”






“我不能”






白曜隆低着头,仿佛脚尖开了花








“滚”






12.




白曜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是在质疑自己对王昊的感情,而是在想着王昊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把电断了,就好了。”




白曜隆知道,总控制器在刘嘉裕的屋子里








夜很深,白曜隆攥着用刚刚去刘嘉裕屋子里窃取过来的指纹信息复制的假指纹,蹑手蹑脚的站在刘嘉裕卧室的门前。




房间隔音很好,他不确定刘嘉裕到底是醒着还是已经睡着了。






他决定拼一把,为了自己爱的人所爱的事。






识别了指纹,房间内漆黑一片,正对着的床榻上传来两个人均匀的呼吸声。已经是深睡眠了。




凭着刚才的记忆,白曜隆摸黑走到控制器旁边,按了下去。






做贼心虚,白曜隆憋着一口气冲了出去。








一路狂奔到玻璃房旁边,一把抄起了正坐在椅子上休息的王昊。




—— 白曜隆!




—— 嘘.....




抱着王昊,却也无心感受怀里的人有多柔软,白曜隆此刻只是想用最快的速度冲出这栋别墅。




冲向王昊所渴望的自由。














13.




他不停的奔跑着,直到双脚踏上了久违的已经有着星星点点露水的草地。




兴奋和紧张让白曜隆瞬间有些缺氧,他把王昊从怀里放开,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双手紧紧扣住了王昊的肩膀。






—— 万万!你,你脖子




—— 没事,我脖子没事




王昊的肩膀被抓的有些疼,微微皱了下眉头。






—— 弄疼你了吗?万万




白曜隆瞬间松开了手




—— 对,对不起,我怕你那里还是会被激活




气还是有些没喘匀,白曜隆微微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






—— 傻子,你都把电断了,怎么可能还会被激活




白曜隆感觉王昊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背上,轻轻拍着。




他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 嘿嘿,我这不是怕失去你么




白曜隆抬起头,望着满天星斗。像是在对王昊说话,又像是在对自己






余光瞥见王昊,看到那双美丽的眼中溢满了泪水,倒映出星空的璀璨。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而我


亦城,亦国












—— 王昊




—— 嗯?




白曜隆突然唤了他的全名,让他一瞬间有些不习惯






—— 还记得我每天都要问你的问题吗




白曜隆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着,下一秒就有可能的失去让他再也无法冷静






—— 什么问题,你每天会问我好多问题,哦,是问我渴望什么,或爱什么的那个吗?




白曜隆紧盯着王昊眼中映出的自己的样子,他太渴望在这眼眸中看到爱了




哪怕一丝,也好。








—— 对,就是那个




—— 哦,怎么了吗




—— 我想再问一遍




—— 那你问好了




王昊突然笑了起来,是一种白曜隆琢磨不透的笑




他低下了头,看着白曜隆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手








——王昊,你现在渴望什么呢?或者,你在爱着谁呢?


























—— 我渴望自由




王昊说






















—— 而,便是我的自由


























-----------------------------------------------


你是机器,是人工智能。你给我所有的反馈都基于代码的排列与组合。


是亿万种可能




我何德何能,又三生有幸




可以在你眼中拼凑出名为爱的方程




谢谢你,王昊


给我机会成为,你一万种可能的万一。


-----------------------------------------------






谢谢读完


和之前几篇一样 希望能收到很多评论❤️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木白:

在我有限的生涯里应该是学不会了。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